“女”——说说我和体育的那些事儿

2021-09-12 12:54

  2008年奥运会开幕前,我给报刊亭老板50元钱定金,预先订购了奥运期间所有的《体坛周报》,因为报纸每天中午11点左右到,而这个时段我基本都在单位里,害怕会买不到。

  8号8日晚,举世瞩目的北京第二十九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在鸟巢隆重举行,老公专程出门给我取回报纸,守在电视机前的我迫不及待地抢过来一看,散发着油墨香的首页上方赫然被老板用红色水笔写了个“女”字,不禁莞尔。

  想起2006年世界杯期间,我在那家报刊亭买每期的《足球报》和《体坛周刊》,开始他挺好奇,问我是不是给儿子买,摇头笑我太宠孩子,“这么喜欢足球,应该自己买报看才对,怎么能总是差遣老妈来买呢?”他不无同情地对我说。

  后来他知道我是买给自己看的,惊奇地半天没能合拢嘴,说从来没见过女的来买足球报,尤其像我这样年过半百的老阿姨。

  再后来我们就很熟了,即时比分他是个残疾人,腿脚不方便,开间报刊亭挺不容易的,所以我什么报刊杂志都舍近求远地到跑他那儿去买。很快他就知道我需要什么了,但凡有重大赛事,他都会提前给我打招呼,让我别忘了买报纸;有时我几天没露面,他会把我心仪的小说杂志留一份下来,等我去买报纸时一并拿出来给我,让我意外收获一份小惊喜和小感动。不过老板始终记不住我姓什么,尽管我说过多次还给他留过电话。

  早些时候他曾问我今年怎么不买“体坛”了?并提醒我奥运将至“体坛”又要抢手了,我不好意思地告诉他,因为今年有欧锦赛和奥运会等重大赛事,女儿早早就给我订了全年的《体坛周报》,所以。他从我的嗫嚅中看出了纠结,摆摆手连说:不搭界不搭界的,这样更好嘛,反正要看的,送上门就更方便了。

  其实还有更纠结的事不忍心说:年底我家就要搬往鄞州,这意味着之后再也没有机会去他的报刊亭买报纸杂志了。

  转眼又到了伦敦奥运会开幕了,这几天我一直沉浸在精彩赛事带来的欢乐中,与之相悖的是,偶尔脑海里会闪过报刊亭老板那张亲切的笑脸和一成不变的招呼:阿姐来啦心头会掠过一点点惆怅。

  这也许就是体育的神奇和美好吧,它的超强吸引力能把所有不相干的人联系到一起我和报刊亭老板的结识,不就如此这般吗。至今我还收藏着06年世界杯的《足球报》、《体坛周报》以及08奥运会的《体坛周报》,都是在他那间小小的报刊亭里买的。我无疑会把这些具有纪念意义的体育报好好珍藏下去的,有朝一日当奥运会再次在中国举办或世界杯中国队再次出线亚洲时,拿出来重温一下,回忆回忆当年的精彩赛情,看看报刊亭老板亲手写的这个“女”字,我想,这该是多么耐人寻味并且是多么好玩的的一件事啊!作者:马伟力